女武警障碍跑大胜男兵 得绰号“血性木兰”(图)

  她们带着90后的标签,拥有研究生、大学本科、专科等学历文凭,身怀电子、通信、文艺等技能特长,常习跆拳道、太极拳等武术特技,她们就是男兵眼中的女汉子。

  一抹绿色装扮身,最是绿花烂漫时。在武警广州指挥学院,有这么一群女兵,她们与男兵相比毫不逊色,满腔是热血豪情和刚毅顽强;在普通人眼中,她们是英姿飒爽、涵韵清纯的军中绿花,但在同期男兵眼中,她们是逆袭而来带着血性和虎气的女汉子。

  《爱美日记》更换了新主题

  女孩子爱美,这是天性。这是女兵刘珊珊13 岁起,刚刚懂得往自个身上穿时髦衣服时,最常用的为自己的爱美癖好开脱的说词。那个时候的她,什么衣服时髦就买什么,什么配饰品新潮就搜罗什么。家中的闺房里至今还堆放着一堆当年网购来的小物件。

  当兵入伍后,她的军旅梦似乎和现实中的相差很大。入伍第一天,班长帮助整理物品时,毫不客气地没收了她的胭脂水粉等等装扮物件。为此,她还偷偷地大哭了一场。战友劝慰她,她却蹦出来一句:看看,一哭就破相了,令大家啼笑皆非。

  班长陈冰莹很聪明,为了根治刘珊珊的爱美癖好,从她酷爱欣赏军旅影视剧女明星这个特点出发,制定出一系列熔炼手法。每逢周六周日,班长陈冰莹就组织班里的女兵观看《女子特警队》《火凤凰》等影视剧;班里还开展起戎装之美论坛,女兵们挨个畅谈对美的认识;她还鼓励刘珊珊写《爱美日记》,记录下蜕变成长的过程。

  在一次冒雨战术突击课上,早已滚得全身湿漉漉,满身泥巴的刘珊珊向班长提议,用她那个以前专门用来玩自拍的傻瓜相机为大家拍下精彩瞬间。班长陈冰莹后来觉察到,刘珊珊还把这些照片冲洗出来,并在照片的背面写上戎装之美四个异常显眼的大字,夹在自己的《爱美日记》里。

  宅女贴上了血性木兰的标签

  一见到个头不高,面色黝黑的女兵罗晓,笔者便被她阳光灿烂的气场感染了。班长陈冰莹告诉笔者,千万别小瞧了罗晓,她身怀绝技,自幼学习跆拳道和太极拳,是大家擒敌术和战术技能的特邀教练员。平时,大大咧咧的罗晓每次参加体能和技能大比武总是拿冠军。有一次,罗晓参加障碍跑比武,本来女兵和男兵的评分标准和比武要求就相差很远,她非向队长请求要跑到男兵堆里去挑战那帮爷们儿。

  比赛开始,只见罗晓几个快跑,占据优势,把那个男兵远远地甩在10 米开外,跨越、翻滚、跳跃,几个快捷顺畅的越障动作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令队长林德财很震惊,不停地自言自语:好一个强悍的女汉子呀!从此,罗晓得一绰号血性木兰。

  然而,入伍前的罗晓,喜欢睡懒觉,还是个低头族,没事儿不是看韩剧就是玩手机。尤其是双休日,绝对宅在屋里,常常是三餐并作一餐吃,一觉睡得天昏地暗,纵然是狮子吼也没什么威力。没想到入伍当兵不到一年,曾经的深宅女孩摇身一变成了血性木兰。

  被称为猛虎的小女兵

  魔鬼训练,尤其是野外魔鬼极限式训练,既令人心惊胆寒,又难以超越。甭说是女兵,就连很多男兵都想逃之夭夭。然而,在武警广州指挥学院女兵排,女汉子刘婧却来了个大逆袭。提起魔鬼式极限训练,女兵刘婧就会兴奋不已。

  然而,就在半年前,刚刚大学毕业的刘婧怎么也不愿意当兵,一心想着出国留学。因为军人这个职业对她来说更多的是伤不起。刘婧的脑海中对军人的记忆,就是南海舰队当兵带队伍的父亲和奋战在军队医疗战线上的母亲,是他们忙碌的身影,以及对她的不关心。而父母最常谈起的却是希望她长大后当一名优秀的军人。

  2009 年,刘婧以高分考入了华南师范大学管理科学系。每每有人问起她的梦想,她总是说:总算是没有当兵。然而,一次突如其来的打击令她的心态发生了大变化。她想起父母身上那些军人优秀的品质,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机会,毅然走入军营。

  入伍后,刘婧有句常常挂在嘴皮子上的励志语:女强人,对自己要狠一些。从前怕苦怕累的她还常常为自己开小灶、加小菜,队里的训练要求和项目完成之外她还要逼着自己完成100 个仰卧起坐,50 个俯卧撑和100 米冲刺极限跑。队长林德财告诉笔者,刘婧一到训练场丝毫不逊男兵,她浑身湿透依然嗷嗷叫个不停,成了大家身边的训练榜样。别人都喊她猛虎,如此彪悍的称呼刘婧倒是很喜欢,她认为这是一种肯定和赞许。(文图/陈海锋 原载于《解放军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