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武警深山守水电站十年 遇爱情却无法给幸福

  中新网大理5月7日电(郝亚鑫 刘露彦 李斌)进入五月,雨季即将来临,云南大理和临沧交界处的深山里,变得更加潮湿和闷热。武警云南总队大理支队的李旭飞像往常一样来到执勤点,与战友共同守卫西电东送标志性工程——小湾电站安全。在这里,这位“80后”“无私奉献标兵”与大坝为伴,坚守了10年。

  从“逃兵”到守坝勇士

  1986年出生的李旭飞现任大理支队六中队司务长,是一名守卫小湾电站大坝的骨干,但刚入伍时,他曾无数次想离开既苦又累的当兵行当。

  2004年12月份,李旭飞应征入伍来到大理支队,作为一名刚走出校门的学生和家中独子,一下子融入部队高强度的训练和紧张的生活中,让他感到难以适从。“当时觉得实在受不了了,很想离开部队回家过逍遥自在的生活。”李旭飞7日告诉记者,经历一段痛苦的调整期后,他才渐渐适应警营生活,在战友的帮助和支持下,重拾信心,并立志在警营干出一番事业。

  后来,李旭飞了解到班长的老连队是驻守在远离支队198公里负责小湾水电站的六中队,那里由于坝区气候炎热,空气潮湿,不少战友因长时间在小湾工作,导致内分泌失调,甚至患上了关节炎、偏头痛等慢性病,但班长成熟稳重而不失刚毅言行举止,让他心生敬意。

  “艰苦的地方,我去。”新兵训练结束,李旭飞告诉班长,他希望成为守护小湾电站大坝的一员,做一名守坝勇士。

  万家灯火 守坝情深

  在小湾电站,巍峨的大坝两侧是延绵空旷的月亮山,驻守在这里,只能以大坝为伴,以高山为伍,“80后”李旭飞在这里践行着他的守坝诺言,十年如一日地书写着他的“人坝情缘”。

  小湾电站位于云南省大理州南涧县与临沧市凤庆县交界的澜沧江上,距昆明455公里,是西电东送的标志性工程。坝区附近条件艰苦,但事关万家灯火明暗,是需要重点守卫安全的地方。2007年1月,六中队按照上级要求在距离中队18公里的岔马点增设执勤哨,负责查验进出施工的人员和车辆,以防不法分子偷盗建筑材料,确保国家财产安全。

  当中队征询大家意见,谁愿意去时,李旭飞第一个站了出来,中队安排他和4名战友来到了岔马执勤,并由他担任执勤点负责人。岔马附近没有一户人家,喝水要到5公里外的村寨去挑。在偏远的哨卡,生活保障显得更为重要,李旭飞每次去集镇采购,天不亮就得步行出发,山路崎岖没有路灯,冬天更是大雾弥漫,能见度不足3米,时常会被石头绊倒,被荆棘刺伤。但不管怎么,他都尽力变着花样调剂好执勤点的伙食,让执勤的兄弟们吃好。

  为了减轻战友的执勤压力,李旭飞还主动担负执勤任务。2008年的一个深夜,一辆满载水泥的货车被正在执勤的李旭飞拦下查验,司机将一个装有万元现金的信封往他手上塞。他严词拒绝并果断扣住车辆,迅速向中队值班室和电厂保卫科报告。经查实,该车出场手续不全,司机企图将货物占为己有。李旭飞的及时制止,避免了国家财产的损失。

  “这些年的日夜相守,让我觉得自己已跟小湾电站大坝结下了不解之缘。”李旭飞说,他会继续留在这里护卫电站安全。

  迟来的爱情 给不了幸福的歉疚

  28岁,人生最美好的年华,生活在喧嚣城市中的年轻人大多已谈婚论嫁或已婚。而对于深山里守坝的李旭飞来说,恋爱似乎有些飘忽,甚至是奢侈。

  作为家中的独子,李旭飞的婚姻大事一直让父母放心不下,探亲休假时,父母总张罗着为他相亲,可每当女方听说他在偏远艰苦的地区工作,之前的好感就烟消云散。多次相亲失败,父母的担忧,让他倍感压力。

  爱情的不期而至总是让他觉得有几分意外,今年年初回家探亲时,在朋友的撮合下,李旭飞认识了楚雄老家的一位小学老师,诚实憨厚的李旭飞赢得了姑娘的芳心,彼此情投意合。但归队后,两人只能通过书信和电话联系,成为了中队名副其实的“电话恋人”,备受思念的煎熬。

  “每天在电话里,她总是对我嘘寒问暖,真的感觉很幸福,可苦了人家,我常年驻守在这大山里面,真的不知道如何给她幸福”李旭飞坦言,长期的分离让他对女朋友充满内疚,也对这段爱情感到迷茫,不确定有情人是否能成眷属。

  悠悠澜沧江,铮铮卫士情。青春短暂,但闪光的足迹、美好的回忆、纯真的战友情却是弥足珍贵,正是那一群不畏艰辛的士兵,坚守着千家万户的灯火通明。(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