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力行:从甘地与马丁路德金看占领运动的失败

    

    甘地与马丁路德金所领导的公民不合作非暴力抗争,分别为印度带来脱离英国独立建国和为美国黑人带来消除歧视的「民权法案」,是公民不合作非暴力抗争成功的著名例子。由戴耀庭、陈健民、朱耀明发起的「占领中环」以至后来因局势发展而生以学联和学民思潮为代表的「雨伞运动」,刚随着警方在各占领区清场而落幕,但对于争取真普选的目标,我们却依然毫无寸进。

    



    同样是公民不合作非暴力抗争,在印度的甘地和在美国的马丁路德金得以「成功争取」,但在香港的三子双学却是未竟全功。当中的因由,除了在印度和美国的运动争取对像是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以及美列坚合众国,而在香港的运动争取对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外,相信还存在一些运动内在的因素,在运动的某些方面,是他们有做好但我们未做好的。甘地和马丁路德金的做法,相信非常值得我们参考。

    

    一、领袖道德魅力

    

    公民不合作非暴力抗争领袖的道德魅力,对其能否有效号召群众,能否将群众的力量转化为与对方谈判的筹码,令运动成功达至其目标,有极为关键的影响。若果领袖不足以号召大部分的群众,则运动容易陷于失控,无论是运动的参与者还是运动施压的对像,都不认受运动的领袖,协商和谈判将无从说起,运动要取得成果更是遥遥无期。

    

    我们先看甘地。他以公民不服从、不合作,和绝食抗议等的政治主张,获得世界的关注,更多次被英国当局逮捕。甘地奉行的苦行僧式的个人克己生活,包括素食,独身,默想,禁欲等。不但如此,他更放弃西方式衣服而穿印度土布做的印度传统服装,用纺车纺纱,参与劳动。甘地放弃代表富有和成功的西方式衣服。他的意思是要穿的能够被印度最贫穷的人接受。

    

    我们再看马丁路德金。1963年,马丁路德金发起「向华盛顿进军」行动,在林肯纪念堂前,他说:「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真理是不言而喻,人人生而平等。我梦想有一天,在佐治亚的红山上,昔日奴隶的儿子将能够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我梦想有一天,甚至连密西西比州这个正义匿迹,压迫成风,如同沙漠般的地方,也将变成自由和正义的绿洲。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今天,我有一个梦想。我梦想有一天,亚拉巴马州能够有所转变,尽管该州州长现在仍然满口异议,反对联邦法令,但有朝一日,那里的黑人男孩和女孩将能与白人男孩和女孩情同骨肉,携手并进。」凭着这著名的「我有一个梦」演讲,马丁路德金成为美国历史上最负名望的演说家。1964年10月14日,马丁路德金更因长期以非暴力方法追求种族平等,得到诺贝尔和平奖。

    

    甘地和马丁路德金凭着他们极强的领袖道德魅力,能够有效地能够号召群众,在运动中的决策可以起到一呼百应的果效,成功控制运动的收放。回头看香港的占中三子以至学联学民等,群众对于运动的方向本身就有巨大的分歧,三子双学甚至未能得到部分群众的尊重,以至三子双学的呼吁很多时根本未能起到实质作用。一个明显的例子:就在警察向人群施放催泪弹的当日,在警方「警告催泪烟」和「速离否则开枪」一旗两用下,再加上网上的流言四起,警察将会在当晚动用橡胶子弹甚至实弹清场的消息甚嚣尘上。三子双学在当时就曾呼群众散去,但却未有效用,才出现警方在当晚施放八十七枚催泪弹的一幕。

    

    二、施加经济压力

    

    公民不合作非暴力抗争的策略非常重要,只是大批群众同时犯法,未必能对当局构成真正实质的压力,迫使对方让步。公民不合作非暴力抗争要取得成功,在集体犯法之余,必须配合其他有实际作用的行动,对当局以至整个社会施加实质的经济压力,始有成功的希望。

    

    先看甘地出了甚么招数。甘地使出了「排斥英国货」的策略,抵制英国产的商品。与此配合的还有宣传印度人应该穿土产布料衣服,号召印度妇女每天花一定的时间织布。甘地在印度宣扬使用本地家庭纺织的土布,与支持者使用纺车自己纺,并用土布做衣服,不再从英国进口衣服,对英国的工业,以至英国当局造成一定的威胁。除了抵制英国产品外,甘地还极力鼓励人们抵制英国学校和法律机构,并辞退政府工作,拒绝缴税,以及抛弃英国给的称号和荣誉,对英国展开全面的抵制。

    

    马丁路德金亦有相似的做法。1955年12月1日,一位名叫罗沙•帕克斯的黑人妇女在公共汽车上因拒绝让白人座位给白人,被以蔑视蒙哥马利市关于公共汽车上实行种族隔离的法令因而被当地警员逮捕。四天后,马丁路德金在该市组织55000名黑人举行罢乘运动,号召黑人「不与邪恶的规章制度合作,不要再给汽车公司以经济上的支持」。由于公共汽车公司的主要收入来自于经济相对困窘的黑人,使公共汽车公司承受极大的损失。经过一年多的努力,联邦地区法庭最终裁定,亚拉巴马州关于在市立公共车上实行种族隔离的法律是违宪。1956年12月20日,马丁•路德•金宣布为期381天的罢乘运动结束。

    

    甘地和马丁路德金所发起的公民不合作非暴力抗争并不是纯粹的集体犯法,而是针对有关不公义不平等政策与法律的实际行动,并且是成功对有关既得利益者施加实际的经济压力,有助迫使对方让步。反观香港的公民不合作非暴力抗争,基本上就只有占领街道一途,干犯的非法集会的法例,与争取的真普选并不相关,而占领数条街道,实际上亦未对既得利益者造成真正的巨大经济损失,效果不彰,未能争取到争取的目标,乃是正常不过。

    

    三、不惜影响民生

    

    真正能够达成目标的公民不合作非暴力抗争,必须是真正不惜影响民生的。公民抗命不是一台戏,集体犯法若不能对社会民生造成一定的影响,则必然不能对当局造成足够的压力,更遑论要对方让步了。

    

    甘地的公民不合作非暴力抗争,是不惜影响民生的。1930年,国大党拜访甘地,希望他领导另一场公民不服从运动。甘地于是领导了一场为抗议殖民政府的食盐公卖制的大规模公民不服从运动:甘地和数以千计的群众从德里到艾哈迈达巴德游行达400公里,被称之为德里游行,自己到海边取盐,拒绝向政府交税,并发动全国性的抗议进行时,与英国驻印总督举行圆桌会议谈判。甘地最终再度被逮捕入狱。

    

    马丁路德金的行动对社会民生的影响则更大。1960,马丁路德金发动「入座运动」,发动黑人进入拒绝为黑人服务的地方,礼貌地提出要求,得不到就不离开。他们不卑不亢,一旦得不到服务,就坐在那里做作业、读书、研究学问。不到两个月,运动就扩大到了美国南部五十多座城市。虽然有许多大学生在「运动」中被捕,但马丁路德金却向同胞发出了「把监狱填满」的号召。

    

    甘地发动的运动,直接冲击政府的食?公卖制和相关的产业,马丁路德金发动的运动,更是直接针对拒绝为黑人服务的商户,并要把监狱填满,影响巨大。他们不会惧怕行动会影响民生,更不会惧怕行动会影响商户生计、影响政府运动等。这一切的行动,才是真正具有抗命威力的行动。反观香港的公民不合作非暴力抗争,一直以来均打出「尽量不影响民生」的旗号,甚至主动开信道路让警察交更、让政府人员上班等,本意虽良善,但却大大局限了运动的威力。

    

    结语

    

    要成就一场成功的公民不合作非暴力抗争,必须有具道德魅力且能服众的强势领袖,领导一场能施加实质经济压力,且不惜影响民生的大规模抗命运动,向当局提出清晰和坚定的诉求,才有成功的希望。在运动里建立乌托邦式的社群,虽然是美好,且令人回味,但此社群亦有完结的一天,亦无助于目标的达成。雨伞运动,是香港公民不合作非暴力抗争的第一次尝试。我们都知道,争取真普选,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当我们再发动另一次的公民不合作非暴力抗争时,我们要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向着标杆直跑,吸收这次失败的经验,带着清晰坚定的目标,以目标为本的策略,把我们的目标达成。我们的目标不单是建立乌托邦占价区、不单是写下感动人心的故事、不单是要六八九下台,我们要的,是真普选。

    

    来源: 香港独立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