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马云真的会被坑吗?

    

    

    



     

    利益是谈出来的,万一破裂了呢?证监会强干预的话,马云怎么应付?更为要命的是,余额宝的收益怎么办?握在手里的幸福谁来保障?马云面对尾大不掉的状元,他也许现正在感叹一句话:天下的生意真的越来越难做了。

    

    当中国首富遭遇高考状元,结果会怎么样呢?曾经高调喊出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马云[微博],在余额宝[微博]玩儿到了5000多亿的规模时,内蒙古乌海市的高考状元一声不吭,到现在余额宝都不姓马,马云是不是真的快哭了呢?

    

    2013年,阿里旗下的支付宝[微博]同天弘基金合作,那个时候的天弘基金就是一个小弟弟,业绩那叫一个烂啊。跟支付宝合作后,推出了余额宝,天弘基金快速赶超当时的基金老大华夏。当时很多支付宝持有人那个高兴啊,宝宝里面有几个闲钱,小钱都可以投资啊,就跟顺手打酱油的时候买张彩票一样轻松。更重要的是,余额宝的收益比银行的利息要高得多啊。

    

    天弘基金那是形势一片大好,股东们就开始琢磨跟马云进行深度合作啊。

    

    阿里旗下的蚂蚁金服增资天弘基金,当然,天弘基金的老股东也要一起增资玩儿嘛。各方股东签好了增资协议,证监会[微博]也批准了,蚂蚁金服为首的几个股东钱很快到账。可是天弘基金的老股东内蒙君正一直不交钱啊,还给另一个股东天津信托的上级天津市国资委[微博]去了一份函,说当初的国资评估有问题,增资暂缓。

    

    天弘基金是越做越大,轻松超越华夏基金[微博],可是君正就是拖着不交钱。马云一看急了,君正不配合交钱,蚂蚁金服就成不了天弘基金的真正股东,余额宝只能给君正为首的天弘基金老股东做嫁衣裳,2013年给君正贡献了总利润的25%以上。现在做大了,君正整这样的幺蛾子,马云一怒之下将君正告到仲裁委,要么君正交钱,要么在增资游戏中滚蛋。

    

    马云首富,财大气粗自不必说。别小看君正的老板哟,董事长杜江涛现在也是内蒙首富了,那是一资本玩儿家啊,马云还在北京大街上搞推销的时候,杜江涛就在玩儿资本。这哥们当年是乌海市高考第二名,他老婆更厉害,是当年的状元。现在首富跟状元一纸婚约都写好了,可是没过门就在彩礼上斗起法来了。

    

    这个君正现在玩儿的很大,前几天还要嚷嚷出资45亿元进军保险业,怎么就拿不出区区几千万呢?现在杜江涛夫妇将君正的股权进行了大规模的抵押融资,看来手头也是很紧的。天弘基金成了基金老大,马云还真的一时半会儿让余额宝撤不走啊。现在到底是首富给状元做了嫁衣裳,让余额宝尾大不掉,还是君正发现了增资对自己不利?到底谁是谁非呢?小孩子才论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一旦双方真的破裂,最终是两败俱伤。

    

    尽管天弘基金说公司业务不会受到影响。可余额宝的持有人们是否会想到一个问题,一旦双方决裂,马云真的能斗不过状元吗?君正真的从增资游戏中滚蛋,那么天弘基金的增资扩股协议就要重新签署,证监会要进行再次审批。问题的关键是,现在君正鼓动天津国资委[微博]暂缓执行增资,理由是国资评估有点问题,那么天津信托还会让蚂蚁金服按照原来的价格进行增值扩股吗?

    

    利益是谈出来的,万一破裂了呢?

    

    马云可以让余额宝从天弘基金撤走5000多亿,问题是天弘基金怎么可能几天之内进行如此天量地赎回?证监会强干预的话,马云怎么应付?更为要命的是,天弘基金的货币基金中有大量的银行协议存款,天弘基金突然取走存款,那么协议存款利息银行也只能按照活期支付,余额宝的收益怎么办?握在手里的幸福谁来保障?马云面对尾大不掉的状元,他也许现正在感叹一句话:天下的生意真的越来越难做了。(财经专栏作家 李德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