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昕慈:马云,卖梦者的利益

    

    

    (传媒研究员 陆昕慈)

    

    



    

    ■马云日前宣布成立基金帮助香港年轻人创业。数据图片

    

    周一下午上课,两位学生急急过来问,「老师,我可能要早点离开,抱歉。」「OK,去边度?」「去听马云的演讲啦。」哦,原来香港大学生中也有中国前首富的fans!同一日,爆出《明报》总编辑钟天祥深夜推翻编辑部决定,临时将周一头条从原本的「加国密件记录学生目击六四开枪」换为更富有「新闻价值」的「阿里巴巴10亿助港青创业」。

    

    2013年7月马云接受《南华早报》采访赞邓小平六四决定正确,激起民运人士联署要求其道歉的言论风波仍言犹在耳,如今又莫名其妙在《明报》再惹「风波」。《明报》员工周二发起搁笔行动抗议总编辑干预编采自主,钟天祥不得不再次漏夜发声明,说自己「按新闻逻辑决定行使权力,并无任何修改有关『六四密件』报道,原文显著位置刊出」。一方是员工手持「新闻自由」的尚方宝剑,一方是总编辑「按新闻逻辑决定行使权力」。平心而论,《明报》这单风波里,暂时看不到总编辑有任何明显的错误。不时将「新闻自由」摆出来,在如今乌云罩顶的香港传媒圈,是一件太容易的事,但用得多了,用得太过随意,亦让人怀疑这四个字的份量和含义是否太过模糊。对权力的提防和监督,固然是传媒的本份,但对事实和价值判断的仔细推敲,亦是在这个讯息爆炸社会中传媒(尤其是《明报》这类知识分子报纸)的价值。

    

    董建华邀请马云来港投资10亿助港青创业,连尚未出社会打拼的大学生都在关注,传媒拿来做头条亦不为过。我更加感兴趣的是,为何马云会成为香港大学生的偶像?在楼价高企的今日,马云迅速蔓延成为中港台三地青年的偶像。他们崇拜的,是在传统政经权力板结的社会中,通过科技途径实现突破和向上流动的个人「梦想」。

    

    内地大热的网络节目《奇葩说》上期请来了台湾音乐人黄国伦夫妇,与大陆选手辩论「梦想和稳定工作」的取舍。令人意外的是,大陆年轻人组成的辩论团选择了「稳定工作」,以芸芸众生如屎壳郎一般「仰望星空、低头滚粪」的平凡人生为例;而黄国伦夫妇选择了「追逐梦想」,用的正是马云的例子,坚持「只要努力就可以成功」。很巧合,这周一马云在港演讲的主题,亦正是「从梦想到成功创业」。这个世界贩卖梦想的人很多,以「理想」为名在商业领域大行其道的例子显然更多。

    

    在大陆年轻人早已陷入犬儒主义,将一切和「理想」或「情怀」有关的话语鄙视为「忽悠」的时候,香港年轻人显然更真诚的相信「梦想」:以首富马云为偶像的年轻人追求着一种梦想,以「新闻自由」为偶像的年轻人追求着另一种梦想。二者并不一定是绝对对立的,但绝对有某种程度的矛盾。我不会愚蠢自大到要劝每个年轻人接受平凡人生,我只是要提醒追求马云版梦想的年轻人,「这是一个甚么都缺,惟独不缺梦想的时代你们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只要包装上梦想和情怀的外衣,都会显得格外高尚;(结果是)卖给你们梦想和情怀的人,他们拥有了稳定工作和高额收入」(引自我很欣赏的《奇葩说》辩手马薇薇)。而对于追求「新闻自由」这样充满正义感「梦想」的年轻人,需要提醒的是,它虽然不像市场上贩卖的「梦想」那样直接与利益挂钩,亦不可否认有抗衡强权的作用;但这种从未实现过的「梦想」的坏处在于,它让大部份年轻人在它的正义光芒面前,放弃了对事实的坚持和独立思考的能力。

    

    来源: 苹果日报